【书法报上展】陇派刘存禄草书作品选刊?-?酿境书画?-?一家专做文化艺术品的网站! 十大领红包软件

文章中心

【书法报上展】陇派刘存禄草书作品选刊

1.jpg


?????? 刘存禄 斋号云龙堂,1956年2月出生于甘肃清水。在职研究生,工程师,中国书协会员,原甘肃省书协理事、武威市书协名誉主席。武威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。其草书作品入展首届“张芝奖”全国书法展、郑州大观音寺首届《心经》手卷全国书法作品大赛,获第三届中日议员公务员书法展入展奖、“八一杯”中国南昌第八届文学艺术大奖赛书法一等奖、首届“三苏杯”中国书画大赛书法一等奖等多个全国性奖项,参加甘肃·贵州书法交流展,中日·中韩及海峡两岸书法交流展等。

云龙堂邮箱:lclylt@163.com


志古之道 弸中彪外

——刘存禄大草艺术浅析


■张平生


? ? 中国书协副主席翟万益先生在不同场合多次说,刘存禄在政务之余,长期坚持苦修书法、读书做学问,草书成就卓着,书论研究也颇有见地。而翟万益先生对刘存禄看重之处,并不在书法一途,他所重者,乃刘先生能正确处理为政与为学之关系,在他身上体现出退休后人生“转段”的积极意义。他守住初心,守住正道,守住底线,才能在工作之余、在退休之后,安然和醉心于他钟爱的书法艺术世界,安享艺术醇美,安享内心宁静。


2.jpg


  草书中堂 陇右翠云寺,盛名遐迩闻,亭台缀步道,庙宇建凌空。谷底烟岚起,峡中涧水鸣。钟声惊众鸟,夕照满山红。

  刘存禄认为:“修炼书法即修人。”这是他的人文观,也是他痴迷书法、酷爱书法的理由。汉扬雄《法言·君子》曰:“君子言则成文,动则成德,以其弸中而彪外也。”这既是刘存禄数十年努力践行的人生目标,也是他人文修炼的写照。以书法修炼而修人,就要坚持读书尤其读经典,培植中国传统文人品格和艺胆文心。刘存禄日复一日在政务之余的习练、研读,提升了品格、升华了境界。从笔墨的体验,到诗意的人生,书法带给他的生命体验是无限丰富的。古人讲“书为心画”“书如其人”,书法家的人品作为、胸襟气度,必然决定其作品的品格和成就。而人们评判一件书法作品的优劣高下,也必然和书家本人联系起来。自古以来人们崇尚“字如其人”说。“挂字就是挂人哩”“挂字画就是挂衔哩”。“挂人”,就是要选择人品高洁、光明磊落、有正气、有担当、清正廉洁的文化人的作品;“挂衔”,就是要挂有成就、有良好声誉和社会地位的贤达人士的作品。刘存禄深切地认识到,书法修炼,最根本的是文化修养,最本质的还是修人。从他的人生履历、为政之道和书法艺术成就上,我们会对以上这些观点生发出更加深刻的体味。


3.jpg


?????? 草书《心经》册页(局部) ……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舍利子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受想行识,亦复如是。舍利子,是诸法空相,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不增不减。是故空中无色,无受想行识,无眼耳鼻舌身意,无色……


??????? 我和刘存禄先生相识30余载,他为人正直,做人大度,处事果断,气格豪迈,对草书尤其是狂草情有独钟。张芝、张旭、怀素都是刘存禄最崇拜的偶像。刘存禄迷恋狂草,神追“草圣”,堪称众多习草者中的佼佼者。

? ? 尊重传统经典,敬畏传统经典,反复读帖、临帖、悟帖,是刘存禄学习草书的不二法门。回顾刘存禄50余载的书法艺术之路,从他幼年在父辈影响下,用红土在方砖上练字算起,到中学后临习《玄秘塔》《多宝塔》,练就童子功,再到攻读经史子集等历代经典及书法史论,系统研究历代书画论着,打下了较为坚实的基础。对孙过庭《书谱》、姜夔《续书谱》、董其昌《画禅室随笔》、沈尹默《书法论》、林散之《笔谈书法》,以及《沈鹏论书法》等理论着作反复研读,许多经典论述他都能熟记于心。他一贯尊重传统经典,敬畏传统经典,从小草开始,重点临习《怀仁集王羲之书圣教序》《智永小草千字文》、孙过庭《书谱》等,反复临习,多达数十上百通。之后将临习目标下移至王铎、傅山行草,转而临习黄庭坚《廉颇、蔺相如列传》《诸上座帖》,尔后又重返晋唐,再习二王小草、《兰亭序》,尔后从怀素《自叙帖》《大草千字文》《食鱼帖》《圣母帖》临至颜真卿《争座位帖》《祭侄文稿》,上追张旭《心经》《肚痛帖》《古诗四帖》《断千字文》等。近十年里,刘存禄对这些帖反复临习,比较分析,探寻规律。尤其对张旭、怀素的大草,前后反复临习都在百遍以上,将古帖的神韵化于血液骨髓之中。

? ? 在书法史上,“饮酒”与“书法”留下了许多佳话。而“酿酒”与书法有关联吗?刘存禄的回答是肯定的。他早年主持白酒、果酒饮料研发,通过对白酒、果酒饮料工艺的精深研究,不仅开发出了高品质的产品,而且攻克了许多配方难题,获得了国家、省市级多项奖项。他将这种方法平移于书法研究和临习创作,几达精微。比如,他持之以恒临习《古诗四帖》,对全帖188字的用笔、点画、线质、墨量、大小、虚实、空间等仔细分辨,统计出各种元素在整体作品中所占比例,分析各种元素间相互协调、对立、揖让、冲突所形成的矛盾关系,以此来验证古人之说。他用科学研究量化分析的方法体会古人经典,效果自然非比常人了。所谓“致广大而尽精微”(《中庸》)。孙过庭《书谱》里说“盖有学而不能,未有不学而能者”,他说,驾驭毛笔是关键,“发笔处便要提得笔起”,要“信手而非信笔”,达到智巧兼优,心手双畅。他努力践行张宗祥“吃透一家,遍学百家,自成一家”之论,坚守“临帖时,心中只有古人;创作时,心中既有古人,又有自己”的信条。用笔墨反复实践苏东坡所谓“出新意于法度之中,寄妙理于豪放之外”的境界。他在临与创的实践中体会到,作草如作真,在草书中要注重点画。草书不是一味地龙飞凤舞,也不是狂野、狂怪,而是遵法守规,收放有度,更加讲究节奏变化,既要字字飞动,又要笔笔留得住。崔瑗《草书势》云:“观其法象,俯仰有仪,方不中矩,圆不副规。”刘存禄从传统经典中汲取养分,对于笔法、字法、章法、墨法等书法技法理解深入,运用娴熟。从刘存禄的狂草创作来看,文字内容完全相同的作品,其笔法和结构全无定式可言,每一次创作,每一个字的笔法和结构都必须根据特定瞬间中笔、墨、纸的条件,根据周围已经完成的结构形态见机行事,即所谓用笔千古不易,笔势、笔意随环境、情绪而变化。草书的高妙境界,是创作者须臾之间的心灵外化,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云:“夫境界之呈于吾心而见于外物者,皆须臾之物。”若将此论借于书法,则可阐发刘存禄狂草之境界。



4.jpg